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首页  学报简介  编辑部简介  通知公告  学报动态  目录查询  全文查询  法律法规  约稿投稿 
站内搜索:
新闻动态

2020年第1期目录
2019年4期目录
2019年3期目录
2019年2期目录
2019年1期目录
2018年第3期目录
2018年第2期目录

约稿投稿
您的位置: 首页>>约稿投稿>>正文

来稿标准格式(人文科学)更新
2021-06-11 11:30  

汉代洛阳古城防务问题探微

李晓燕12

1.兰州大学 敦煌学研究所,兰州730000

2.河南省社会科学院 历史与考古研究所,郑州450002

摘要:从西周洛邑营建到西汉末年,洛阳的防务布局由东都洛邑防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到东周君治下重要都邑,再到秦的三川郡防务体系的中枢以及内史京畿之地的东部战略屏障的组成部分,进而发展成为西汉时期河南郡防务体系的中枢以及拱卫京畿的重要组成部分。东汉时期,定都洛阳,宫城、城门守备严谨,五营可供皇帝调遣,又有“八关”可戍守,防务体系日渐完备。洛阳故城也由西周初建而逐步向北、向南扩建,既借助山川天然屏障,又修建城墙防护。

关键词:洛阳古城防务体系;周;西汉;东汉

中图分类号: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

收稿日期:20201018

基金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基金项目(15YJA770022

特别提示:本刊注重各类基金项目研究成果,凡是来稿中有各类基金项目支持的,本刊将重点关注。

作者简介:李晓燕(1979-),女,宁夏固原人,兰州大学敦煌学研究所博士研究生,河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与考古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主要从事秦汉史、历史文献和中原文化研究。

特别提示:所有引文请提供原文图片,以JPEG格式打包发附件。

据《汉书·地理志》,洛阳为河南郡治,而河南郡为“故秦三川郡”。[1]汉五年二月,高祖刘邦称帝,曾定都洛阳,并且“兵皆罢归家”,发布诏令以重建统治秩序,还“置酒洛阳南宫”、征召田横“乘传诣洛阳”。[1]彼时为定都洛阳还是长安,刘邦统治集团内曾展开过一场著名的论战……

一、两汉建都前洛阳古城城防体系的变迁

考古研究表明,今洛阳金村以北和东北一带发现有殷商文化的遗迹,甚至周灭商以后仍有殷人居住的遗迹分布。[3]汉魏洛阳古城最早修建于西周初期,春秋时期向北扩建,战国末年再度向南扩建,由此奠定汉魏洛阳都城的早期规模。

(一)

二、东汉洛阳都城防务体系的构建与功能

两汉之际,战乱频仍,洛阳几经战乱。其中有三次较为关键性的军事活动,决定了洛阳的归属。其一,更始政权与新莽王朝在洛阳正面对决……其中宫门司马及统辖卫士数量如表1所示:

1 宫门司马及统辖卫士数量统计表

司马称谓

职责

卫士人数

南宫南屯司马

平城门

102

北宫门苍龙司马

东门

40

玄武司马

玄武门

38

北屯司马

北门

38

北宫朱爵司马

南掖门

124

东明司马

东门

180

朔平司马

北门

117

结语

由是观之,两汉时期,洛阳成为重要的政治军事中心。西汉时期,总体上延续先秦以来的城防布局,尤以武库为天下兵器所藏之所、又有敖仓之粮可供军备,成为军事战略要地。东汉时期,定都洛阳,宫城、城门守备严谨,五营可供皇帝调遣,又有“八关”可戍守,防务体系日渐完备。尽管如此,洛阳为天下之中的格局是不可改易的,既是战略要地,必成兵家必争之地,因而在两汉之际及汉末皆遭受兵革之祸,破坏严重。

 

参考文献:

[1]班固.汉书:卷八[M].北京:中华书局,1996.

[2]阎文儒.洛阳汉魏隋唐城址勘查记[M]//洛阳市文物局,洛阳白马寺汉魏故城文物保管.汉魏洛阳故城研究.北京:科学出版社,2000.

[3]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汉魏城队.汉魏洛阳故城城垣试掘[J].考古学报19983):361-388.

[4]徐元诰.国语集解[M].王树民,沈长云,点校.北京:中华书局,2008.

[5]安作璋,熊铁基.秦汉官制史稿[M].济南:齐鲁书社,2007.

[6]杨玄之.洛阳伽蓝记校释[M].周祖谟,校释.北京:中华书局,2012.

[7]怀荫布.乾隆泉州府志:卷11[O].清光绪八年补刻本.

[8]张忠培,杨晶.客省庄和三里桥文化的单把鬲及其相关问题[C]//宿白先生八秩华诞纪念文集.文物出版社,2002.

[9]李博.西安都市圈发展战略研究[D].西安: 西北工业大学,2006.

[10]陈婧.大伦敦都市圈对中国的启示[N].中国经济时报,014-06-09(009).

[11]人民网.谋求持久发展 共筑亚太梦想——在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开幕式上的演讲[EB/OL].http://politics.people.com.cn/n/2014/1110/

c1024-26000531.html.

[12] 北京博雅方略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三门峡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三门峡市“十四五”文化和旅游发展规划(征求意见稿)[Z].2019.

[13]

特别提示:若同一文献在文中多次被引用,则以第一次引用序号为标准,以后同一文献出处均用第一次引用时的序号;参考文献8个以上。

 

A Probe into the Defense of Luoyang Ancient City in the Han Dynasty

LI Xiaoyan 1,2

(1.Lanzhou University, Lanzhou 730000 ;

2.Henan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Zhengzhou 450002,China)

Abstruct: From the establishment of Luoyi in the Western Zhou Dynasty to the end of the Western Han Dynasty, the defense layout of Luoyang was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defense system of Luoyi in the Eastern Capital, to an important capital under the rule of the Eastern Zhou Dynasty, and then to the center of the defense system of Sancheon Prefecture in Qin and the eastern part of Gyeonggi. As part of the strategic barrier, it developed into the center of the defense system of Henan County during the Western Han Dynasty and an important part of the defense of Gyeonggi. During the Eastern Han Dynasty, Luoyang was the capital, the palace and city gates were strictly guarded, the five battalions could be dispatched by the emperor, and there were "eight gates" to guard, and the defense system was gradually complete. The ancient city of Luoyang was also gradually expanded to the north and south from

 

关闭窗口

三门峡职业技术学院学报编辑部  版权所有